明萬歷佛教三大師(憨山德清、云棲祩宏、紫柏真可)中,憨山大師在五臺山弘法護教八年之久,多次力挽狂瀾,化險為夷,為五臺山佛教的生存與發展創造了難得契機。但他在萬歷十年(1582)離開五臺山后,再也無緣重回故居,清涼山成了他心中永遠的回憶。云棲祩宏大師在萬歷四年(1576)曾短暫造訪五臺山,并與憨山有一面之交。但他行色匆匆,未見與五臺山其他僧眾交往的記載,亦未發現相關詩偈存世。與二大師不同,紫柏真可大師雖然未能像憨山大師那樣長期“定居”五臺山,但他與五臺山淵源尤深,多次往返、駐錫于此,為刻印藏經殫精竭慮,籌謀策劃;與宰官居士酬唱往來,方便接引,是五臺山佛教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禪宗大德。
紫柏大師(1543—1603),俗姓沈,字達觀,名真可,晚號紫柏,吳江人,17出家于蘇州云巖寺,20歲受具足戒。23歲之后行腳各地,求師問道,五臺山是文殊菩薩道場,自然是他參訪的首選目標。不過,他第一次到五臺山的確切時間已不可知,大約在明隆慶6年(1572)左右。這一次參訪的經過也無由知曉,但憨山《達觀大師塔銘》中記述了一則紫柏求教的故事:“師游五臺,至峭壁空巖,有老宿孤坐。師作禮,因問:‘一念未生時如何?’宿豎一指。又問:‘既生后如何?’宿展兩手。師于言下領旨。尋跡之,失其處。”[1]
“一念未生”又作“一念不生”,“念”即心念,因心念有真妄,凡夫以根對塵所起之念,念念生滅,為妄念;若離根塵,真凈明妙,虛徹靈通之念,即如來正智之念。《華嚴五教章》卷一云:“頓者言說頓絕、理性頓顯、解行頓成,一念不生即是佛等。”[2]所以,“一念不生”指心中無雜念妄想,超越念慮的境界。《佛果克勤禪師心要》卷上云:“到一念不生前后際斷處,驀然透徹如桶底子脫。”[3]
紫柏以“一念未生”向老宿請教,老者以“一指禪”應之。《景德傳燈錄》卷十一說,唐婺州金華俱胝和尚為實際尼勘破,非常羞愧。當時有杭州天龍和尚訪其庵,俱胝向其陳述原委,天龍遂豎一指開示他,俱胝于指下大悟。之后,他常豎一指對學者參問,終生不渝。佛教認為,宇宙萬有均以真如為體,論其體性即平等一如,一即一切,一切即一。因此,從本體上說,山河大地,翠竹黃花,均可從“一指”展現。紫柏所問的“一念不生”實為佛之境界,圓融空有,能所俱泯,所以,老宿也巧妙地“豎一指”應之,雖是隨手拈來,卻切中肯綮,渾然天成。
與此相對,“(一念)既生后”屬三惡五趣之境,在此娑婆世界中,禪修僧人們應隨緣任運,和光同塵。老宿“展兩手”或有順水推舟,方便施教之意。老宿與紫柏的應答機鋒瞬疾,陡峭險峻,但絲絲入扣,不著痕跡。顯然,五臺山“峭壁空巖”處的這位老者禪修有得,為一明眼宗師。但當紫柏第二次去拜訪他時,卻“失其處”,無緣再會。應該說,紫柏這次五臺山參訪收獲很大,尤其他向老者的求教過程撲朔迷離,蒙上了一層神秘色彩。
紫柏離開五臺山后,折入京師,又輾轉回到南方,在江浙等地興復名剎古寺,弘法護教,孜孜矻矻,很快成為叢林中一位后起之秀。明神宗萬歷七年(1579),紫柏拜謁南京攝山大云寺云谷法會禪師,聞知一些信眾有重刻藏經的心愿,但因工程巨大,勢單力孤,僅有奢望而已。紫柏護法心切,胸襟廣大,“以弘法利生為家務”[4],此番想法正中其下懷,所以他不憚其苦,愿為前茅。“遂倡緣,時與太宰陸公光祖,及司成馮公夢禎、廷尉曾公同亨、冏卿瞿公汝稷等定議,各歡然,愿贊佐。”[5]他又指定上首弟子密藏道開、幻予法本董其事。藏經刻印很快有了眉目。
不過,在“天時”、“人和”具備后,“地利”,即藏經刻印地點的選擇頗費周折。萬歷十一至十二年(1583-1584),道開遍訪江浙名剎,尋找合適的刻經之地,當時天目、雙徑、棲霞諸大道場的僧眾均愿提供場所。但行事一向干凈利索的紫柏一直猶豫不決。萬歷十三至十四年間,紫柏重回五臺山,在文殊像前問卜刻經之所,結果三探三得清涼,至此,前后四年的尋覓終于有了著落。
五臺山是文殊菩薩道場,為四大佛教圣地之首,每年都有大批信眾來此朝拜,因此,選擇在此山刻經可廣結善緣,擴大藏經的社會影響;同時,文殊為智慧的象征,藏經的刻印也是一種續佛慧命之舉,于此刻經可“假文殊所臨之地,以紹文殊所傳之心;沿文殊所承之法,以化文殊所愍之眾。正印昭如云漢,則十方歸依;曩圣護以威靈,則崇朝圓滿。公開之意,蓋出于斯。”[6]紫柏雖為禪僧,但卻重視經典義理的研討。他曾說:“破愚莫若智,智不徒生,必生于好學。學而能辨之,非智安至此?故曰:學非是道,然足以破愚。愚破智開,始可以入道矣。”[7]所以,在“智慧”圣地刻印“智慧”圣典,可謂相得益彰,地利人和。
在五臺山刻印藏經也與五臺山高僧無邊法師捐贈住地妙德庵有關。據《補續高僧傳》卷二十三,無邊法師,俗姓曹,代州人:
稚齡,志慕出家。……韜光晦跡,人莫窺其崖涘。久之,徒侶奔湊,爭為結庵,即今五臺之大博庵。萬歷戊子(1588),密藏、幻予二上人,入臺卜居,藏方冊藏經。師聞曰:“僧庵乃十方當住,今之人悉私之,吾素以為恥。今幸際此勝因,吾盡將此庵及所有,施之藏公,使方冊大藏,早行閻浮提一日,是吾法之輪一日轉也。”于是,悉召山中耆舊為證,且立約云:“徒屬以一盂一箸自私者,即擯出。”藏公初尚猶豫,未敢承,既見師意懇至,因聽焉。[8]
無邊法師圓寂后,紫柏曾寫詩憑吊,表達對他的敬重之情:“紛紛桃李鎖寒云,桂折秋風不忍聞。莫使余香飄澗底,暗隨流水出前村。”[9]
萬歷十七年(1589),方冊藏正式刻印于五臺山紫霞谷妙德庵。“(紫柏)命弟子密藏開公董其事,以萬歷己丑,創刻于五臺,屬弟子如奇綱維之。”[10]道開,名密藏,字得心,南昌人,是紫柏弘法事業中最得力的助手。他稟性隨和,外柔內剛,辦事周密,深受信眾敬重,所以,讓他主持藏經刻印是理想的選擇。密藏留居五臺山期間,紫柏又多次給密藏道開、幻予法本等弟子寫信,鼓勵他們安心藏經刻印,協調好與五臺山僧眾的關系,如在《付密藏、幻予、幻居三公》一書中,他說:“曇生來,得清涼諸師書,并汝等書,彼中人境殊勝大可喜。……汝等宜安心勤勞藏事,吾樂多矣,此外不必縈懷。惟臺山諸公為我一一致之。” [11]
五臺山刻經工程展開后,紫柏經常奔波于五臺山與江浙之間,一面指導刻經事宜,一面負責資金的籌備。從萬歷十七年到萬歷二十年,共刻藏經40余種550余卷。因組織嚴密,場所穩定,參與人員熱情高,經本質量甚佳。但五臺山冬季時間長,天氣寒,而刻工多來自南方,難以承受其苦,且經版運輸與貯藏也有困難,四年后,藏經刻印工作不得不南遷浙江徑山寂照庵。隨后又分散在嘉興、吳江、金壇等地募刻,到清康熙十五年(1676)完工。所以此藏經后來被稱作《徑山藏》;又因由嘉興楞嚴寺集中經版刷印流通,所以又稱《嘉興藏》。而其最初刻印地五臺山反而少為人知了。
主持方冊藏刻印是紫柏在五臺山的最重要活動,除此之外,他還在忙碌之余,瞻仰憑吊了五臺山及附近的一些佛教遺跡,尤其是唐代華嚴學者李通玄方山著論處與昭化寺。
李通玄(635—730),又名棗柏大士,世稱李長者。《宋高僧傳》云:“言是唐之帝胄,不知何王院之子孫。清乎軒冕,尚彼林泉,舉動之間,不可量度。……戴樺皮冠,衣大布縫掖之制,要(腰)不束帶,足不躡履……放曠自得,靡所拘絆,而該博古今,洞徹儒釋……心頃(傾)華藏,未始輟懷。”[12]他曾入五臺山,居方山[13]土龕中,每天只用少許紅棗、柏葉充饑,故有“方山大士”與“棗柏大士”之稱。他在方山用了五年時間,寫成《新華嚴經論》40卷,以《周易》義理詮釋《華嚴經》思想,將儒、釋、道三教思想一以貫之。在杜順系統的主流華嚴學外開創了一個新華嚴學流派,被稱為“教外華嚴學”。李通玄有關華嚴著述很多,《新華嚴經論》是最主要的一部。這部經論后來又經僧人們的傳寫弘通,改稱《華嚴經合論》。
李通玄是紫柏尊崇的古德之一,《紫柏尊者全集》中收有《讀天闕山人棗柏論》、《謁方山李長者還定襄道中(有序)》、《謁方山李長者還清涼》、《長者庵定起》、《長者庵讀決疑論》、《大賢村長者庵懷江南諸法侶》、《登方山歌》、《早春謁方山李長者還清涼招陸太宰,特賦兩絕》等多首詩文。萬歷二十年(1592)春天,他專程至方山瞻仰李長者遺像,并有《方山李長者像前自卜出處疏》一文,陳述了他弘法護教遭人誤解的矛盾心態,他說:
……某自惟發身于荒寒,絕俗于倉卒,乘虛入實,弄假成真,此心此跡,一切顛末,人雖不知,自決了了。……然而某見地雖則無疑,而現行思惑,逢緣觸境,智劣識強,每墮愆失,自惟出處,未即判然。何者?顧在身命易舍,于教無益,于法無補,如是則出不如處也;又念祖道荒涼陵遲,不忍受其恩,而不能捐軀報德,寸心難安,如是則處不如出也。于是于某年日月,躬詣長者尊像前,焚香疏意。[14]
在李通玄遺像前他坦承心扉,希望得到長者的指點。源于對這位前輩的尊崇,在詩中他甚至發出“恨我生何晚,不遑奉巾杖”[15]的慨嘆。在離開前,他更是“殷勤再拜不忍別,行行回首煙云重。”[16]在《長者庵讀決疑論》一詩中他對李通玄華嚴學研究的成就贊不絕口:“善財童子不辭勞,五十三參粉寂寥。不是當年李長者,瞿曇安得有皮毛?”[17]
在這些詩文中,《早春謁方山李長者還清涼招陸太宰,特賦兩絕》一詩中的“陸太宰”指陸光祖(1521-1597),字與繩,浙江平湖人。曾官至吏部尚書,練達掌故,好善樂施,曾參與紫柏興復嘉興楞嚴寺的活動,后又為藏經刻印募集善款,為紫柏方外摯友。
陸光祖對五臺山情有獨鐘,《清涼山志》卷六說他“弱冠閱藏教,于文殊本智有深契,遂以五臺稱之,以自誓也。”所以,他自號“五臺居士”、“五臺翁”。萬歷二十年(1598),陸光祖放任歸田,曾假道五臺山,停宿龍泉寺,紫柏此時也在五臺山,二人相見,暢敘久之。紫柏有《陸太宰以寶帶施清涼賦此贈之》一詩:“一語參差寶帶輸,等閑笑倒老文殊。金湯吾道山河舊,八覺聊將抵缽盂。”[18]
《清涼山志》卷六《明吏部尚書陸光祖傳》還記載與這首詩有關的一則趣話:紫柏遣弟子道開對陸光祖說:“昔東坡居士對佛印一籌不及,輸玉帶以鎮山門。今奉紫柏命,有一問,答得,即與相見,答不得,則效東坡故事耳。問曰:‘盡大地是個清涼。’言未幾,公以手掩開口曰:‘老夫未出部庭,早輸此帶了也。用問奚為?’即度帶與開。開曰:‘先生鼻孔的恁么長?’公曰:‘莫謗人好。’舉似紫柏,柏曰:‘這老漢申東坡老子四百年來之怨。’即遂與相見,贈《八大人覺經》并偈,并留紫霞谷之妙德庵焉。”
陸光祖比紫柏大22歲,又是朝廷重臣,但他敬重佛法,不恥下問,對紫柏弘法活動多所資助,對這位德高望重的長者,紫柏也是分外敬重,有多首詩偈表達其仰慕之情。如《清涼山懷陸太宰》詩中,他說:“重疊寒云住底人,世間無路可相親。期君不至常嘯去,楊柳桃花處處春。”[19]應該說,正是因為有陸光祖這位得力護法,他的弘法事務才“楊柳桃花處處春”。
陸光祖其時年事已高,此次五臺山之行應是平生最后一次。所以,在他離開五臺山之前,紫柏又寫《別陸太宰(有序)》一詩,深情回顧了二人的交往過程,真切表達他的感激之情。他說:
余童時知太宰名,既脫白,始識于嘉善之大勝寺。今逆推之,凡易二十二寒暑矣。余常見太宰出處無常,得失參互,不可以凡情測也。……余少太宰二十二歲,辱太宰不以齒少貧病,讬于道義之分。今將別而之晉陽,披晤未期,感而賦此:春過丈室維摩疾,夏到維摩丈室安。此別不知何處去,浮生開口笑多難。[20]
萬歷二十年藏經刻印南遷浙江后,紫柏弘法活動也轉移到京師與南方等地,如在京郊石經山復興琬公塔院,至廣東曹溪南華寺振興祖庭,為解救憨山而奔波操勞等。萬歷三十一年(1603)因救援南康太守吳寶秀而遭臣僚忌恨,被捕入獄,并于其中坐化。
紫柏鐘情五臺山除了因為這里是文殊菩薩道場之外,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對這里的清涼勝境深感愉悅。晚明處在明清鼎革之際,其時亂相已顯,官場傾軋,民變蜂起,人心浮躁。而清涼山遠離塵囂,清凈無爭,正是安頓身心之所。紫柏諸多五臺山詩歌的題目中都有“清涼”二字,頗可玩味。如《春日登清涼》、《秋日禮清涼塔》、《清涼有感》、《清涼有感二首》、《過清涼義冢園示某禪人》、《清涼山懷陸太宰》、《清涼寺雙柏歌》、《峨眉送人游清涼》、《夏季從清涼山過練陽登望湖亭》、《開侍者自清涼迎至彭城以此示之》等,“清涼”二字的頻繁出現絕非巧合,是心境追求的自然流露。
在《春日登清涼》一詩中,紫柏以傳神筆墨描繪了五臺山的造化之美:“昨來進幽谷,草木時雨足。欣欣向人笑,紅黃間紫綠。揮戈日難返,流泉去甚速。正思東家邱,川上嗟不復。”[21]前四句展示了一幅靜謐、淡然、安逸的桃園生活,但在詩的后四句,卻峰回路轉,以時間易逝來驚醒世人當只爭朝夕,奮發有為。詩言志。在李長者像前,他曾“卜出(入世)處(歸隱)”,雖然對二者孰輕(是)孰重(非)他猶豫不定,但他的個性與理念還是讓他選擇了“出”,即救世、入世的坎坷道路。因此,他雖然鐘情五臺山的清凈,但峽谷幽壑中的“清涼”之冰終究不能冷卻他心頭熾熱的救法、救世激情。
 
參考文獻:
[1]憨山德清:《達觀大師塔銘》,曹越主編:《紫柏老人集》第843頁,北京圖書館出版社,2005年。
[2]《大正藏》第45卷,第481頁中。
[3]《卍續藏經》第120冊,第735頁上。
[4][5]憨山德清:《達觀大師塔銘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844頁。
[6]沈自邠《緣起文》,引見李富華、何梅《漢文佛教大藏經研究》,第477頁,宗教文化出版社,2003年。
[7]紫柏真可:《長松茹退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192頁。
[8]汰如明河:《補續高僧傳》卷23,《續藏經》第一輯第二編乙,第七套,第二冊,第170頁。 
[9]紫柏真可:《吊無邊師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718頁。
[10] 憨山德清:《達觀大師塔銘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844頁。
[11]紫柏真可:《付密藏、幻予、幻居三公》,《紫柏尊者別集》卷3,《續藏經》第一輯第二編,第三十二套第一冊第67頁。
[12]贊寧:《宋高僧傳》卷22,范祥雍點校《宋高僧傳》第574頁,中華書局1987年。
[13]相傳五臺山五峰之外另有四墔,南墔名朱明墔,即方山,是李通玄寫作《新華嚴經論》的地方。
[14] 紫柏真可:《方山李長者像前自卜出處疏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313頁。
[15] 紫柏真可:《早春謁李長者著論處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655頁。
[16]紫柏真可:《登方山歌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799頁。
[17]紫柏真可:《長者庵讀決疑論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733頁。
[18]紫柏真可:《陸太宰以寶帶施清涼賦此贈之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717頁。
[19]紫柏真可:《清涼山懷陸太宰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718頁。
[20]紫柏真可:《別陸太宰有序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773頁。
[21]紫柏真可:《春日登清涼》,《紫柏老人集》第654頁。
?

2019 五臺山佛教協會

晉ICP備14005504號-1

晉公網安備 14092202000003號-1

© 2014-2019 五臺山佛教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.

E-mail:admin@wtsfjxh.org

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定位胆超准技巧时时彩稳赚 泸水县| 蒙阴县| 田林县| 银川市| 商洛市| 福泉市| 拉孜县| 岫岩| 和田县| 府谷县| 英山县| 仁化县| 龙胜| 双鸭山市| 博罗县| 揭西县| 垫江县| 五河县| 高安市| 万安县| 舟曲县| 渑池县| 灵石县| 榆林市| 仪陇县| 汝阳县| 镇平县| 兴业县| 长阳| 马公市| 阿拉善左旗| 冕宁县| 新营市| 磴口县| 陵水| 平潭县| 无极县| 禄劝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