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太原孚上座,久住清涼,遍歷諸方,名聞宇宙。游浙中,登徑山法會。一日于大佛殿前,有僧問:“上座住五臺久么?”師曰:“久矣。”曰:“還見文殊么?”師曰:“見。”曰:“什么處見?”師曰:“徑山佛殿前見。”其僧后適閩川,舉似雪峰,峰曰:“何不教伊入嶺來!”師聞,乃促裝而邁。初上雪峰,廨院憩錫,因分柑子與僧。時長慶問:“什么處將來?”師曰:“嶺外。”曰:“遠涉不易擔負得來。”師曰:“柑子柑子。”師參見雪峰,禮拜訖,立于座右。雪峰才顧視,師便下看主事。異日峰見師,便指日示之,師搖手。峰曰:“汝不肯我?”師曰:“和尚搖頭,某甲擺尾,什么不肯和尚。”曰:“到處也須諱卻,”一日眾僧晚參,峰在中庭臥。師曰:“五州內,只有和尚較些子。”峰便起去。峰問師曰:“見說臨濟有三句,是否?”師曰:“是。”曰:“作么生是第一句?”師舉目視之。峰曰:“此猶是第二句,如何是第一句?”師叉手而退。峰深契之,室中印可。師三年不他游,而掌浴室焉。一日玄與峰相見,峰曰:“此間有個老耗子,今在浴室里。”玄沙曰:“待與和尚勘破。”言訖,到浴室,遇師打水,沙曰:“相見上座。”師曰:“已見了也。”沙曰:“什么劫中見?”師曰:“瞌睡作么。”玄沙卻入方丈,謂峰曰:“已勘破了。”峰曰:“作么生勘伊?”沙舉前語。峰曰:“汝著賊也。”鼓山宴和尚,問師:“父母未生前,鼻孔在什么處?”師曰:“老兄先道。”宴曰:“如今生也,汝道在什么處?”師不肯。宴曰:“作么生是?”師曰:“將手中扇子來!”宴與扇子,再徵之,師默然,宴罔測,乃毆之一拳,師在庫前立,有僧問:“如何是觸目菩提?”師踢狗子作聲走。僧無對,師曰:“小狗子,不消一踢!”師藏修五臺二十余年,竟不出世,諸方目為太原孚上座。
?

2019 五臺山佛教協會

晉ICP備14005504號-1

晉公網安備 14092202000003號-1

© 2014-2019 五臺山佛教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.

E-mail:admin@wtsfjxh.org

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定位胆超准技巧时时彩稳赚 德化县| 威海市| 平陆县| 绍兴市| 盈江县| 高邑县| 旌德县| 新沂市| 开化县| 翁牛特旗| 柳州市| 乌海市| 株洲县| 阜阳市| 新河县| 上饶市| 新干县| 溆浦县| 翼城县| 承德县| 牙克石市| 古交市| 东平县| 宿州市| 平舆县| 南和县| 苍溪县| 松桃| 通道| 黄大仙区| 图木舒克市| 云南省| 多伦县| 北碚区| 米脂县| 屏南县| 白山市| 义乌市|